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王国血脉第61章不期而遇

发布时间:2020-01-23 07:07:04

王国血脉 第61章 不期而遇

【防盗!】

在余光里,瑟琳娜尖啸着,化身可怕的真型!

“你还想跑到哪里去?”瑟琳娜张着黑洞般的双眼,赤色骨翼展开,撕破披风,扇动着腾飞半空,嘶哑而粗鲁地吼叫着:

“短生种的小鬼!”

但罗尔夫眼色坚毅,踏着狂风直扑血族。

他要拖住这怪物。

这是那男孩的计划。

泰尔斯向着左边的一棵大树下飞去。

那棵在刚刚的姐妹战争中,被撞断的桦树。

旁边的地上,趴着一个人事不省的身影。

瑟琳娜突然脸色一变,意识到泰尔斯要做什么了。

但下一刻,弑父者的背后风声呼啸。

瑟琳娜下意识地回身一爪。

“锵!”

猛烈的金属撞击声!

来袭的不是罗尔夫。

而是握在罗尔夫手上的一根钢索。

措手不及的瑟琳娜一个皱眉,就被突袭而来的钢索,死死地缠住手臂。

“啊——”瑟琳娜疯狂地嘶吼着,被狂风带着的钢索,向后拖去。

她撕扯着钢索,却在火花四溅中徒劳无功。

钢索的另一端,罗尔夫咬着牙飞翔在半空。

他的双腿膝盖下,两片粗糙的钢制义肢已经不翼而飞。

那条钢索,是罗尔夫用来固定两条义肢的装备,坚韧无比。

决不让你过去——随风之鬼眼神坚毅。

泰尔斯反绑着双手落在雪地上,狼狈地向前翻滚了两圈。

那股波动散去。

一阵疲惫感袭来。

浑身上下都在酸痛,有些关节甚至有着撕裂的疼痛感。

泰尔斯隐约明白,这是因为他目前的身体素质,完全跟不上刚刚借着风力的平衡动作。

但他依然挣扎着,背着双手,蠕动着爬到那个人的身前。

那是他计划的关键点。

科特琳娜·科里昂。

奄奄一息的夜幕女王。

“咚!”

穿越者一头撞上科特琳娜的俏脸!

把后者从昏厥中撞得稍稍清醒。

他盯着科特琳娜涣散的眼神,吐出两个词。

“咬我。”

四肢尽断仅剩躯干、重伤难继的科特琳娜,艰难地抬头看了他一眼,露出疑惑。

只听穿越者冷冷道:

“吸血。”

然而丧失信心的夜幕女王,只是看了看场中的局势,便无力而苦涩地摇摇头:“没用的。”

“我的伤势太重了。”

“你快走吧。”

“也许逃得掉。”

科特琳娜认命般地低下头,闭上紫色的眼睛。

另一边,罗尔夫还在利用钢索,一边保持与瑟琳娜的距离,一边吃力地与她周旋。

泰尔斯狠狠皱起眉头。

这个女人。

居然还是女王?

此时,罗尔夫的痛哼声,远远传来。

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泰尔斯做出了决定。

“瑟琳娜不是说了吗,”被反绑着双手的穿越者,舔了舔舌尖,紧紧皱眉:“我的血。”

“比较补。”

下一刻,泰尔斯闭上眼,上下齿咬紧舌尖,把下巴狠狠地磕在雪地上!

他听见小小的“噗哧”一声。

然后,一股剧痛,从舌尖传导而来!

泰尔斯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咬舌头的感觉……

好痛啊啊啊啊啊!

但泰尔斯还是流着哀伤的眼泪,挣扎着站起来。

他毫不迟疑,义无反顾地扑倒在科特琳娜的身旁。

然后。

在科里昂家主、哭泣者、夜幕女王,科特琳娜·凡·科里昂震惊的眼神下。

泰尔斯狠狠一口,亲上科特琳娜的嘴唇!

科特琳娜下意识地想要挣扎。

直到泰尔斯怒目圆睁地,把包含着满满鲜血的舌尖,伸进她的口腔。

一秒过去。

科特琳娜浑身一颤!

这是……

这种血液的味道……

“呜呜!”罗尔夫口齿不清的闷哼再次传来!

泰尔斯皱着眉,面对面地盯着科特琳娜那对难以置信的眼神。

这女人……怎么这么不上道?

她的姐姐,瑟琳娜明明是激动沉醉,细细品味,一脸吸粉的表情啊。

难道她不喜——

但他没有想完。

因为下一刻,科特琳娜就挣扎着残躯,露出饥渴而嗜血的可怕眼神。

只有躯干的紫瞳血族,猛地翻过身,将七岁的小孩,狠狠压在身下!

“咚!”

夜幕女王狂野地向前一顶。

紧紧地咬住泰尔斯的嘴。

疯狂地吸吮他的鲜血!

痛。

剧痛,从泰尔斯的舌头传来。

泰尔斯再一次疼出了眼泪。

“呜呜……”

他不顾一切地猛地甩头,迫使着科特琳娜松开他的嘴巴。

泰尔斯流着眼泪,激烈地喘息着。

我错了。

这个……绝对比她姐姐还要疯狂!

泰尔斯抬起头,蹙眉看着压在自己身上,因被打扰了进食而满面凶光的科特琳娜。

下一秒,仿佛情急的恋人,泰尔斯焦急地伸头,裸露出脖子上的皮肤。

他不顾一切地对着科特琳娜道:

“快,脖子!”

“快点!”

科特琳娜露出渴望的眼神。

她狠狠低头,用牙齿撕扯开泰尔斯肩部的领子!

“喂!你……”

泰尔斯的话还没说完,科特琳娜就獠牙怒张,狠狠地咬上他的脖子!

开始吸他的血。

疼痛感、吮吸感、眩晕、麻痒、快感,一瞬间全部袭上泰尔斯的心头。

泰尔斯流着痛苦的眼泪,可怜兮兮地,看着在他身上施暴的科特琳娜,无力而苦涩地,把他的话说完:

“可不可以……”

“轻一点……”

————————

狂风之中,瑟琳娜抓住一棵树,终于站稳了脚跟。

该死的虫子。

玩儿得够久了。

下一秒,她狰狞地抬头,狠狠地把握住钢索,猛地一扯!

真型强化过的巨力发动。

强弩之末的罗尔夫,被钢索上的巨力带动,势头一滞!

他猛地撞上一棵旁边的桦树,无力地摔落雪地。

罗尔夫艰难地爬起来,但失去义肢的他只能无力地靠着桦树。

罗尔夫用异能再次呼入一口寒冷的空气,他双臂一伸,甩出两把袖剑。

他再次腾空而起,迎上瑟琳娜。

短兵相接。

但罗尔夫只是一个照面,就被瑟琳娜轻巧地一爪抓过,以刁钻的角度点在他刺来的第一把袖剑上。

罗尔夫剑上的力度尽消。

“叮!”

硬度完全比不上钢索的剑刃,寸寸碎裂。

瑟琳娜的力度很巧妙,罗尔夫半空中的身形突然一滞,不得不先调整风力,卸去她的力度。

然而只在刹那之间,瑟琳娜毫无表情地一伸长腿,重重踏在他的另一只手臂上。

罗尔夫闷哼一声,向后飞退。

他的手臂像是骨折了!

下一刻,瑟琳娜满脸狰狞骨翼急扇,瞬间加速,向着罗尔夫极速逼近!

利爪急袭。

“铿!”

她抓碎了罗尔夫最后的一把袖剑。

失算了。

罗尔夫失望地想:我根本挡不住她。

他想起很久以前,气之魔能师跟他说过的话。

“极境啊,我也算见过不少了,他们的战斗风格基本上都是……”彼时的艾希达缓缓道:

“收发自如,精细入微,恰到好处,毫不拖沓——”

“极境们彼此间的战斗显得无聊而简单,快速而单调,但这种毫厘之间的可怕掌控,远远不是超阶那些胡乱耗费能量或力气的小屁孩,所能想象的。”

“至于你的问题……如果你遇到了极境,”艾希达的蓝衣是如此鲜明,罗尔夫至今还记得他淡然无色的脸庞:

“不要近身的话,倒是能用异能周旋一会儿。”

但是艾希达随即抬起头,露出深思的表情:

“只有一个例外。”

“如果你遇到了黑剑……”

罗尔夫回想起,那时的艾希达轻巧地笑了一下:“记得提前写好遗书。”

想起过去,罗尔夫在心底里叹出一口气。

可恶啊……

果然,极境和超阶,根本就不是一个水平的啊。

连几分钟,也没能挡住。

随风之鬼轻轻地闭上眼睛。

到此为止了。

至少,债务还清了。

但下一刻,猛烈的风声和交手声,急急传来!

直到最后一声:

“噗——嗤!”

罗尔夫惊讶地睁眼。

“该死——”

只见瑟琳娜捂着自己的左肩,骨翼扇动,惨叫着疯狂后退!

一直到几米之外。

几秒钟后。

弑父者抬起头,用仇恨的眼神,看向对面的那个人。

那个纯白色的,真型血族。

“亲爱的姐姐。”

冷艳的科特琳娜·科里昂,冷冷站在她的对面。

四肢完整有力,骨翼自如缩张。

紫色双瞳,清冷凌厉。

就像从来没受过伤一样。

女王的左手怀里,睡着意识模糊,呻吟喘息的泰尔斯。

瑟琳娜狰狞而愤懑地看着她的妹妹,发出不甘的嘶吼。

只见夜幕女王向前一步,把刚刚扯落的、瑟琳娜血淋淋的左臂,随手扔在雪地上,脸上随即化出厉色:

“第二回合。”

——————————

终结塔,锋刃谷,地下密室。

邵抚摸着自己花白的长须,缓步踏进来。

他点亮房间角落的不灭灯。

这是个奇怪的圆形房间。

完全没有任何物具。

只有厚厚的石墙。

石墙上,尽是各色的划痕,有深有浅,长短不一。

像是胡乱划出来的一样。

邵转过身,看向房间的另一边。

那是一个蜷缩着的身影,在房间的角落里不住颤抖着。

邵看了那个人一会,缓缓叹息:“更严重了?”

那个身影不断地打着寒颤,半天才蹦出一句话:“它在……吞噬我……”

邵脸色凝重:“吞噬?你是说,腐蚀你的身体?”

那个身影颤抖着,抬头惨笑:

“不止。”

“这种力量……”

“简直像是要在我身上……”

“活过来了……”

邵皱起眉头:“怎么回事?”

那个身影继续颤抖着,仿佛看见最深层的恐惧:“它有自己的意识,像心底的恶魔一样,在催促我,威胁我,恐吓我……”

“去拼命。”

“去战斗。”

“去杀戮。”

“不能停止……”

“不能停止……”

“直到我迎来死亡……”

“或者死亡再次拒绝我……”

“不能停止……”

邵闭上眼睛,沉默了好半晌。

等他再睁眼时,眼圈已经红了。

邵,终结塔德高望重的远东传承者,缓缓地在那个身影身边盘腿坐下,眼里尽是哀伤:

“也许,这个计划根本就是错的。”

“连克拉苏那样的天才都……我们又怎么可能……”

邵的话里充满了痛苦和沉重:

“你们两个人……我当初就不该让你去的。”

然而那个身影只是寒声发笑:

“不可能。”

“我和贺拉斯……先不说他能否活下来……”

“他,他后来打了那么多仗……杀过那么多人……”

“如果当初去的是贺拉斯……”

“您能想象,他现在是什么样子吗?”

那个身影蜷缩得更厉害了。

邵紧紧握住自己的剑,心中尽是悔恨与伤痛,久久叹出一口气。

那个身影看见邵的模样,竭尽全力,露出一个笑容:

“老师,”

“不必担心……”

“我……撑得下去……”

“直到完成我的使命……”

“我可以的……”

邵面容苦涩地伸出手,搭上那个身影的肩膀,不忍地道:

“辛苦你了,孩子。”

“承受这三十多年来……”

“人间不该有的罪孽……”

淮南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山西医科大学第三医院
癫痫病海南哪家医院治的好
湖北牛皮癣治疗方法
韶关那几个医院治牛皮癣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