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流年】 风过留痕 (短篇小说)_a

发布时间:2020-01-23 05:02:27

经过6个多小时的折腾,终于到了目的地,丁大妈心里一下子轻松了不少。

拎起包,随乘客下车,她站到了一条横贯东西有坡度的马路上。眼下正是冬寒时节,所见之处,无不被雪覆盖,但仔细看去,仍能清晰地辨认出小镇真实的面目:马路两旁排列着整齐的店铺,店铺的后面是一排排砖瓦房,向远望去,东边是一座比较显眼的白色的二层楼商店,南边则是高低起伏的山峰,阳光下,墨绿色的松树林显得晴暖葱郁,清晰可见。

她离开这里已8年,但这里的一切仍留有她熟悉的气息,那桥,那河,那山,都不曾改变,连马路的坡度都是那个坡度,这就是她梦里穿梭过无数次的场景啊。朦胧间,她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看见了当年牵着孩子的小手从这里穿过的情景,看见了自己的丈夫,看见了那张憨厚的面孔……

叮叮叮,叮叮叮,一阵电话铃声,把她从走远的思绪中拉了回来,她听见儿子强柱说:“老妈,到了吗?没事吧?路滑,注意点。”丁大妈说道:“正要给你打,没想到你的电话就过来了,能有啥事,看把你惦记的,妈这一把老骨头结实得很,放心吧。”刚放下电话,老大云和老二秀也打来电话问候,丁大妈乐呵呵地一一回复,之后她看一看手机,正是下午 : 0左右,而这个时间,集市还没有散去,可以去逛一逛,顺便买点东西,再去看望阔别多年的老邻居姜大姐,如果方便的话,就在她那儿住上一宿。想到这儿,丁大妈放下包,整理了一下头发,拍一拍身上的尘土,觉得一切妥当之后,转身向街中心走去。

丁大妈这次回来,是因给当地乡镇提供的一种特殊养老政策,来给自己办个养老证明。来之前,儿女们反反复复要求把她送回来,可她执意不肯,说如今的交通方便了,坐大客只消几个小时,况且她自己的身体足够壮实,完全没必要兴师动众,拖累大家,让工作受影响。见拗不过母亲,孩子们只好不再吭声,任由她独自行动。

小镇从东到西,到南到北,不过方圆几十里,她曾经住的地方位于北山,也就是姜大姐现在住的地方。这里不仅仅生活着她的几个故邻老友,还有她的二个弟弟和一个哥哥,虽说跟他们不再联系,但来这儿之前,她还是意外地获知她的大弟媳妇得了宫颈癌,且是晚期,现已住进了她目前所居住城市的一家医院。但这又与她有什么关系呢?

真的,没什么关系,她不想惊动她的这些所谓的亲人,也不想知道谁家有何变故,甚至觉得过问一下都是多余的,她只是想尽快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再去走访一下她曾经的那些老邻居,然后就不声不响地离开。

丁大妈的心沉了下来,眼睛也随之变得暗淡无光。多年了,她一直刻意回避着什么,似乎也真的把这里的一切都忘掉了,可此刻走在故乡的街头,当年的那一幕幕又犹如细密的雨点一样,敲打在她的心上,让她顿时感到了一种湿漉漉的疼痛正悄然渗透到她的四肢百骸。

四十年多年前,她刚二十出头就出嫁了,丈夫是镇上一个老实巴交的工人,不到十年的时间,家里一下子添了三个孩子。日子虽然清苦,但因为丈夫每月都能拿回一份细水长流的工资,所以她的生活,还算说得过去。

因为她没有固定工作,只是在家“相夫教子”,她的哥哥、大弟弟相继把孩子送了过来,一下子,她的家成了一个幼儿园,但丁大妈并不觉得有什么,照旧里里外外地忙活着,不叫苦,不叫累,把家收拾得井井有条。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间,大哥的孩子鑫鑫八岁,大弟孩子平平七岁,元元五岁,而自己最小孩子老三强柱和平平一样也已经七岁了。

丁大妈能干要强,同时心直口快,对于看不惯的事,都不免要唠叨几句,有时孩子表现得不好,她还会训斥几句,甚至有时,她还当着弟媳的面说些让人难以理解的话。丈夫大军就曾说她犯傻,一张破嘴,明明出于好心,却让人不理解,糊里糊涂地就把人得罪了。丁大妈为此付出不少代价。

的确,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有一天大弟媳妇竟然跟她吵起来,并当着她的面领走了平平和元元,接着,鑫鑫也被领走了。丁大妈一时傻眼了,自己辛苦了这么长时间,就闹个这么一个结局,这哪成啊?她一急就找到了大弟媳妇说道:“你怎么让咱哥也把孩子领走了呢?”“大姐说啥吗,是我让领走的吗?你咋不看看你啥德行?”“我啥德行,你说。”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又吵了起来,直至厮打在一块,把孩子吓得直哭,直到大弟回来,才把两人分开。从此大弟媳妇就跟丁大妈结下了梁子,再不与她再有往来。

福不双降祸不单行,不久,大军上山去采菜时,竟被山顶上突然滚下来的一块石头砸死。丈夫的意外离去使她痛不欲生,差点让她丧失了活下去的勇气。

一番痛苦挣扎之后,她终于从悲痛走出,但她意识到她从此必须挺起脊梁,像个男人一样,扛得起,顶得住。她出门摆起了摊位,开始卖瓜子、糖葫芦、菜、水果、豆腐……收摊之后回家做饭洗菜,吃完晚饭,还要缝缝补补。她咬牙坚持,风里雨里,寒冬酷暑,从未间断动摇。凡是她能干的,她都去做。凡是她不能做的,她也做了。三个孩子需要养活,且都到了上学的年龄,她只能拼了。

小镇不大,她的摊位摆在了镇中心的位置。每次到了下班的时间,明明看见哥嫂远远地在向自己走来,可一会儿的功夫就会发现他们竟然在马路的岔口处绕道而行,像躲避瘟神一样避开了她。虽然如此,她还是想求他们帮忙,因为嫂子当时在小镇上担任要职,按理说给她安排个临时工作完全没有问题,况且嫂子已给弟媳找了份工作。厚此薄彼,她相信不是他们的为人。她来到了大哥家,说明了情况,但令人费解的是,他们始终拉着脸,对她不理不睬,甚至连让饭的客气都没有,最后她愣是哭着走回家。

更让她难堪的是跟弟妹的关系,竟然到了不可融合的地步。有次她出摊,意外碰上了大弟媳和她孩子平平。她想缓和一下她们之间紧张的关系,于是拿起一串糖葫芦向平平递过去。正要问一问她们最近情况如何,却被弟媳一手扒拉到地上。而平平表现得更令人惊愕,竟然一抬脚,就踢翻了她的那个摊位,那些还没卖出去的糖葫芦哗啦一声就都散落在地上。平平边踢边喊:“谁稀罕你那破玩意,贱货。”丁大妈气得哆嗦起来,半天说不出话来。这还不算完,孩子还要伸脚踩踏,她赶忙伸出了双手,以便挡住他的荒唐行为,可孩子却猛地冲了上来,她一急,就喊道:“你这孩子,疯了,凭什么踢我的摊子,谁惹你了?有你这么做的吗,赔!”可弟媳不但不责备孩子,反而骂骂咧咧地冲过来,伸开手臂就跟她厮打起来。这时很多人围了上来,可这母子俩却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直到把丁大妈打倒在地上为止,还口口声声地骂道:“死去吧,就你那个贱样,赔你个xx毛。”说完就扬长而去。

可怜的她坐在地上,喘着粗气,胸部一起一伏。她的脸上布满了尘土,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也撕破了一个长长的口子。她哭了起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人群中有人过来,帮她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顺了顺头发,扶着她慢慢地站了起来。正当她要收拾这乱摊子时,她突然发现手上的戒指不见了。哪去了呢?要知道这枚戒指,是婆婆留给丈夫的。他们结婚后,丈夫就把这件唯一的祖传家宝戴到了她的手指上。她非常喜欢,舍不得戴,就放了起来。因为近些日子做买卖,她想讨个吉利,多赚点钱,就从箱子里把它翻了出来。多年她一直都小心翼翼地保存着它,唯恐有个闪失。可此时却不见了,她重新在地上找了又找,可怎么也找不到。最终当她确定再也无法找回时,她感到自己浑身的血液凝固了,身体也变得挺直僵硬,动弹不得,好像有种东西黏了过来。就这样她呆立在那儿,好久好久,可突然,一声“天啊”从她那原本柔和的嗓子眼里轰鸣而出,“大军,我对不起你啊!大军,你干吗早早就离开了我?我的命咋就这么苦?大军,来救救我吧!”人群厚厚地围了上来,可她越哭越伤心,越伤心就越哭,最后喊破了嗓子,声音沙哑,直至再也无法出声。

夜幕来临,街中心的灯亮了起来,昏昏的,暗暗的,冷冷的,人们渐渐散去。自行车,大货车,小轿车,来来往往,各奔东西,小镇的活力堙没了那无助的身影,无声的哭泣。

她病倒了,几个月卧床不起,摊位上再也不见她的踪影,她似乎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

终于有一天人们在她丈夫曾经所在的单位发现了她。的工作并不轻松,甚至可以说是繁重,卸沙子,扛白灰,搬运水泥——件件都是爷们干起来都要哼哼的工作。有时晚上还有加班,但吃这份苦,她认定了,只是因为能比做别的活儿多拿点工钱。她越发孤独,不苟言笑,饿了,就躲在别人看不到的角落里,拿出从自家带来的馍馍就着咸菜吃上两口;渴了,就解下事先预备好的水壶喝上两口。偶尔,孩子送饭过来,那是她最开心的时刻。因为苦难的日子,只要有懂事的孩子支撑,她就觉得再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几年下来,她的孩子老大云毕业后当了工人,老二秀秀考取了省城的一所普通院校,老三强柱去了一所重点大学。秀秀和强柱毕业之后都留在省城,后来强柱开了公司,云就离开小镇,来到他这儿做事。听说就在强柱考取大学的那年,跟他同年生的她弟弟的孩子平平竟然因为平时为非作歹,无恶不作,在某一次看电影的时候,被人一刀子扎在了心口上,当场死去。邻里都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但丁大妈听了,心里却五味杂陈,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但不管怎样,她熬出了头,孩子都有了出息,随之她跟着来到了省城。

嘀嘀嘀,小轿车的喇叭声响了起来,丁大妈从往事的回忆中走了出来,她边擦着濡湿的眼睛,边向前走着,就要到市场了,那儿人来人往,挺热闹。“咦,那不是嫂子吗?是她,没错,黑黑的脸,小小的个子。虽然分开这么多年,但人还那样,没什么变化,”她想绕道而行,避开她,以免引起被认出的尴尬。可嫂子还是发现了她,跑了过来:“岚妹,怎么在这儿看见你了?是从孩子那儿刚回来?快,到嫂子家坐一坐,你回来一次不容易,你哥哥这几年老念叨你。”嫂子的嘴巴显然比当年甜多了,但她怎能忘记当年他们对待她的那个态度。她正要开口拒绝,嫂子又说话了:“岚妹,这么多年一晃都过去了,我们老了,孩子们长大了。这不,鑫鑫去年结婚,孩子都有了。他老说想你。岚妹,别怨恨嫂子,给个面子,就跟我回家吧,让咱们好好聚一聚,也好了结我今生的遗憾,当年都是我不好……”丁大妈茫然了,站在那儿不知所措,就听嫂子打电话:“鑫鑫,你姑姑来了,赶紧开车过来,我们就在市场岔口这儿等着,不见不散。”一会儿的功夫,鑫鑫到了,甜甜地喊着姑姑,很快他娘俩一起把丁大妈塞进了车里,向嫂子家那个方向开去。

到了家门口,哥哥出来相迎,他的脸上挂着惭愧的笑容,老远就喊:“妹妹,你可来了,想死哥了,这几年一直挂牵着你。云,秀秀,强柱都还好吧?”丁大妈麻木地点着头,一脸不自在应承着。她不知道今天到底是哪路神仙显灵,哥嫂竟然还对她这个老太婆嘘寒问暖,竟然还能想起她和孩子。想当年,他们她对她可是唯恐避之不及。这时,鑫鑫和媳妇抱着孩子走过来了。那是一位清新可爱的姑娘,温婉美丽,端庄大方。她怀里的小宝宝正朝着她张嘴乐着。“多可爱的孩子!”她不自主地说道。“姑姑累了,到屋里坐会儿。”鑫鑫说着把她扶向椅子里,随后给她端了一杯茶水,一家人围着她问长问短。哥哥乐呵呵地给弟弟打电话,命令他们领着媳妇和孩子马上过来。

人很快都到齐了,大弟明显瘦了,也老了许多,身上披了件不像样的衣服,显得灰头土脸。他来到她跟前,坐下,拉起她的手说道:“姐姐,咱们可真有好几年不见面了,你还好吧?看你坐在这里真高兴,以为这辈子你都不会理我们了……”话还没说完,他的眼里就蓄满了泪水。丁大妈端详着眼前的弟弟,是啊,岁月不饶人,转眼间他都满头白发了,人到这个年纪,真的是可怕。“三儿,先过来,外面那只鸡交给你处理。岚,坐着啊,一会再让他跟你聊,”大哥的喊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大家忙活起来,杀鸡的杀鸡,洗菜的洗菜,炒菜的炒菜,好不热闹!只见哥哥扎起围裙,亲自下厨。

很快一桌菜摆到了眼前,大家都坐下之后,哥哥先给她斟上酒,再给自己满上,然后举起酒杯说道:“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咱家岚终于回家了。”说完,他停下来看了看他的媳妇、大弟,二弟和弟媳,然后又转向丁大妈说道:“这么多年,老妹,你受苦了!哥哥对不住你啊!这话,哥一直想对你说,可就是没有机会。想一想当年你多不容易,自己拉扯着孩子,哥都没有帮过你。哥知错了,向你道歉。你知道哥哥轻易不向谁认错,可哥今天如果不把这话当面跟你说出来,这辈子都觉得不安生——”他哽咽得说不下去,泪水在眼里打转。他只得放下举着的酒杯,擦了一下泪水。平息了一会,才再次举起酒杯对大家说道:“这一杯酒,我先喝下,就算给咱家岚接风洗尘。”说完他猛一用力就倒进了肚子里。接着他拿起酒瓶子又给自己斟满一杯,举起,冲着他的妹妹丁大妈说道:“这一杯,是哥代替咱全家向你道歉。妹妹,对不起了!你哥没有照顾好你,可哥知道你不会怨恨我们的。哥喝下了,咱们还是一家人,是不?”

共 675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丁大妈回到阔别多年的小镇办事,只想着去看当年的老邻居,却不愿意去看自己的哥哥和弟弟。这是为什么呢?小说一开头就抓住了读者的心。接着引出丁大妈的回忆。原来当年丁大妈因为给哥哥弟弟带孩子,与弟媳妇之间发生了纠纷,结下了梁子。后来丁大妈的丈夫意外死亡,哥哥嫂子像避瘟疫一样躲着她,弟媳妇还带着孩子对她大打出手。从此,她跟哥哥弟弟断绝了来往,靠自己一双手将孩子拉扯大。孩子们个个有出息,又孝顺,她终于苦尽甘来,跟着孩子们在省城生活。令她没想到的是她竟然在街上碰上了嫂子。哥哥、嫂子、弟弟、弟媳的真诚融化了她的心,她原谅了他们曾经对她的伤害,感受着亲情的温暖。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宽容是一种美德,原谅别人也等于解放了自己。这便是丁大妈这个形象蕴含的意义。小说结构完整,叙事流畅清晰,细节描写生动,人物形象丰满,很有教育意义。荐阅。问好作者!感谢赐稿流年!【编辑:燕剪春光】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1180010】

1 楼 文友: 2014-01-16 22:50:06 欢迎烟雨来到流年!你的小说主题非常好,劝人学会反思,学会道歉,学会宽恕。

标点符号问题比较多,我都帮你改了,下次请注意。 有花皆吐雪,无韵不含风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1-18 10: 4:27 谢谢,大编辑,俺知错了,下次一定注意,嘿嘿嘿

2 楼 文友: 2014-01-16 22:56:02 写得不错呢!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这就是人生。有些错,最好不要犯,很没有机会改正!

丁大妈,一个自强自立的女人,靠自己终于挺了过来。风雨过后就是彩虹,尔后,阳光明媚,春暖花开

给人警醒的文字,发人深省的作品!

回复2 楼 文友: 2014-01-18 10:40:2 老师说的极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楼 文友: 2014-01-16 22:56:47 雨儿,加油,再来一篇,我喜欢读你的文字!

回复  楼 文友: 2014-01-18 10: 9: 7 谢谢老师鼓励,你的才华,俺无限钦佩。

4 楼 文友: 2014-01-18 16: 9:45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宝宝积食咳嗽有痰
专为儿童研制的止咳药哪种好
鲁南制药舒尔佳减肥药效果好吗
玉林正骨水疗效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