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哪位地下党57年给蒋介石写信称后悔跟共产

发布时间:2019-12-04 14:25:25

那位地下党57年给蒋介石写信 称后悔跟共产党

1949年后,海淀有三所大学最有名:人大、北大、清华。北大偏文理,清华偏工科,是老牌大学。人大偏社科,是革命大学。我是人大院里长大。人大地位很高,正校长是吴老吴玉章。吴老参加过辛亥革命,是延安5老之一

。它的副校长,胡锡奎6级,聂真(聂元梓的哥哥)6级,邹鲁风7级,资格都很老。但人大建在荒地上,荒草萋萋,坟头林立。胡锡奎是实际上的一把手。他住林园1号楼。只有他在楼下安了个锅炉,有热水通家里。这是唯一的特殊化。郭影秋从南大调来,一定要住平房(当时和现在不一样,是以楼房为贵)。他们都以艰苦朴素为荣。文革前,人大一直不盖楼,跟北大校园没法比。

1957年

,许孟雄骂人大,说人大是教条主义的大蜂窝。人大整过很多人,问题确实严重,陶铸说是老大难,一点儿没错。现在有个说法,人大是第二党校马列主义神学院,语含讥讽,意思是这个学校很僵化。但人大也不是铁板一块,有整人的人,就有挨整的人,也有为这些人打抱不平,为他们奔走呼号的人。比如胡锡奎,就是整人的人;人大出过三大右派:葛佩琦、许孟雄、林希翎,还有邹鲁风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就是挨整的人;我父亲就是为蒙冤者打抱不平的人。人大、北大、清华都是共产党领导,说好说坏,问题连一块儿。更何况有些人大人本来就是北大人。

其实,人大也是藏龙卧虎之地。这里不是讲人大校史的地方。人大的已故前辈,我只举三位,他们都和北京大学有关。

1.尚钺(1902―1982),北大学生。1921年进北大,先入预科,后入英语系。他在北大期间,听过鲁迅讲《中国小说史略》。1925―1927年,他与鲁迅频繁通信,成为鲁迅的追随者。他先入莽原社,后入狂飙社,写过《斧背》《病》《预谋》等小说,是狂飙社的代表人物之一。1927年9月

,全国到处都在捕杀共产党,他反而加入共产党,回家乡组织秋收暴动,两度被捕,受尽酷刑。1929年,他在吉林毓文中学,以教书为掩护,成为中共地下党,很多后来的抗日志士都出自他的门下。金日成是他的学生。1932年,因路线斗争,他被开除出党,妻子陈幼清在鄂豫皖苏区被杀害。但他不改初衷,仍然从事革命工作,直到1945年,才重新入党(历史问题并未解决,仍然留下尾巴)。1949年后,他在人大讲中国通史,在古史分期的问题上,持魏晋封建论,和我老师一样,属于被中央制止的一派,历次运动都是重点批评对象。他的妻子阮季在文革中自杀。他女儿尚晓援跟我说,他对鲁迅感情很深,当年与鲁迅有冲突,晚年很后悔。1930年,有一天,他在上海大街上偶然看见鲁迅

,这是最后一面。他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人,但命运对他很不公

2.邹鲁风,上面提到,是一二?九运动的核心人物。他曾名邹素寒,东北辽阳人。九一八事变之后,东北大学迁北平,他是东北大学的流亡学生。他曾通过鲁迅,找党组织,跟鲁迅借过钱。鲁迅日记提到他,是叫陈蜕(地下工作的化名)。他是仰慕鲁迅,才改名邹鲁风。1959年,有个着名的两校调查团事件。两校是人大、北大。调查团是奉北京市委之命,调查人民公社和大跃进。邹鲁风是团长,张腾霄是副团长。出发前,两校领导(胡锡奎和陆平)曾亲身送行,但庐山会议,毛泽东和彭德怀吵起来,反左改反右,邹被北京市委和人大、北京大学抛出,当替罪羊,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反党团体的头子,处罚是调到北大当副校长。他是在北大任上自杀。他的死,说法很乱,有人说他是在未名湖自沉,不对。谢冕、孙玉石、洪子诚有个对谈,孙老师说他是在燕南园66号上吊,也不对。其实,他是在我家前面那个楼服安眠药自杀。小时候,死人的事很少听到,熟人死,更是几乎没有。他儿子是我的同学。邹的死对我震动很大。

前海医院
云南市那个医院看妇科好
江苏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贵阳看癫痫病哪家医院专业
云南那个妇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