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傲世傀儡师 第四百八十一章 出世(上)

发布时间:2020-01-17 01:53:39

傲世傀儡师 第四百八十一章 出世(上)

整整三天的时间缓缓过去了,

晕灵山上,黑暗吞天蟒的消失,也只是给这个神秘的大山带來了丝丝纷扰,随后也是在那几头三道将兽的震慑下,逐渐平息下來,

晕灵山中,重新恢复到以往那种平和的秩序,

而沒有任何人知道,就在这平静表面的底下,此刻却又有着莫大的暗涌,在汹涌澎湃着,

晕灵山体内的偌大洞穴中,古辰静静的趴在这里已经足足三天了,三天以來,他甚至丝毫也沒挪动过身体,就那般犹如死物一般,连周身的气息也是荡然无存,

滴答,滴答,

头顶上,滴滴清凉的水滴自那榕柱尖上滴落下來,恰好落入他的口中,借着口中传來的丝丝润意,他也是一直维持着精神高度集中,丝毫也不敢将目光从那熔岩灵涎上扯落下來,

因为他能很清楚的感觉到,这熔岩灵涎已经极度趋于大成,要不了多久就会完全出世,

嗡,嗡,

沒过多久,就在洞穴顶上的榕柱依旧不断的滴落着冰凉的水滴时,熔浆池中,那朵三天來都沒有丝毫变化的熔岩灵涎,此刻却是缓缓的动了起來,

目光所及处,只见那莲花状的熔岩灵涎上,六瓣莲叶正伴随着熔浆的冲蚀,散发着一阵阵令人最新的金色光晕,光晕自那莲叶上水波般涟漪开來,一层层朝外扩散着,所过之处,连得空气都是被染上了一抹淡淡的金色,

吼,

一时间,不仅仅是古辰,就连那一直以來都沒有丝毫动作的三头焰甲兽,此刻也是蠢蠢欲动起來,三头灵兽的兽目中同时浮现出一抹浓浓的贪婪之色,那庞大的身躯同样也是不自觉的,朝熔岩灵涎凑了凑,

见此情景,洞穴口处的古辰顿时露出一抹难色,暗自道:“娘的,这三个家伙要是一直这样,这等宝物我也就别想了,不行,一定得想想办法,过了这村可就沒这店了,”

他忍不住悄悄的向前爬了爬,小心翼翼的将妖傀力附于手脚上,就像只壁虎般,整个人都是紧贴在洞壁上,而后才一步一停的朝洞顶上爬去,

此时他虽然也想尽量靠近那熔岩灵涎,只不过若是冒然前去,必然就会被焰甲兽发现,反而是洞顶上爬去,接着榕柱的滴水声,却能更好的隐藏在其中,

嗡,嗡,

玄妙的梵响声愈发清晰起來,灿金色的熔岩灵涎上,六瓣莲叶突兀间竟是微微动了一下,显然是离得它出世已经不远了,

吼,

这一瞬间,就在古辰刚刚到达熔浆池顶部,紧紧依附在一根巨大的榕柱上时,下方却是猛的爆出一道恐怖之至的狂吼声,

只见那三头焰甲兽中,靠的熔岩灵涎最近的一头,竟是突然间仰头长啸一番,而后只见它猛然转过头去,紧盯着身后一左一右缓缓起身的焰甲兽,一对猩红的兽目中翻滚起无尽的愤怒,

就在这头焰甲兽的身体上,此刻竟然出现了一道异常森然的巨型伤口,伤口上,惨绿色的兽血正如同泉水般,滚滚涌现而出,一息之际便是将它整个身体都染红起來,

而在他身后的那两头焰甲兽的眼中,却是有着十分明显的讥笑之意,这伤口显然就是他们合力而为,

“吼,你们两个卑鄙的家伙,我要将你们碎尸万段,”

受伤的焰甲兽,暴怒之下径直口吐人言,一双巨眼中更是闪现出一道道森然的血色光芒,

“吼,兵不厌诈,人类赖以生存的道理看來你还沒有学会啊,不过沒事,等你下地狱以后,你可以好好的学习学习,”

“吼,白痴,你还真以为我们会和你一起分享这等宝贝,做梦吧……”

闻着那头焰甲兽的怒吼声,剩下的两头焰甲兽口中,也是不约而同的暴出阵阵讥讽,随即后者也是当仁不让的直立起身子,与那焰甲兽怒目而视着,

吼,

暴怒的吼声再度回荡在整个洞穴之中,旋即,只见那被偷袭的焰甲兽猛的一震,四爪狠狠的踏下脚下的大地,然后整个身体都如同大鸟般,朝那两头焰甲兽爆扑而去,

轰,轰,

一时间,令人咂舌的肢体碰撞声便在洞穴中爆开來,三个如同小山般沉重的身子,十二支粗壮有力的锋锐利爪,就那般不停的缠绕撞击在一起,

叮,叮,

利爪落在那厚重的鳞甲上,带起一阵阵耀目的火花,

彭,彭,

沉重的身体一次次轰然相撞,更是令得整个洞穴都为之不住的摇晃起來,

灵兽间纯肉体的比拼,就这样在这偌大的洞穴中博弈起來,

洞顶上,古辰瞪大了眼睛看着下方纠缠在一起的三头焰甲兽,嘴角随即不免狠狠的抽搐一番,这种非人的恐怖力道若是落在自己身上,估计顷刻间自己就会被碾压成渣吧,

潮水般的强大力量带起阵阵罡风,不住的拍击在他身周,脸上传來阵阵火辣感,更是令他脑袋不由自主的缩了缩,他再度朝上躲了躲,

就算已经离得那战圈如此之远,他却依旧感到自己不知何时会被这种力量吸扯进去,

手掌再度用力,紧紧的抱着榕柱,虽然这种情况对他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但他的脸上还是浮现出了一抹欣然的笑意,

“就让你们窝里斗,最好三个都死了才好呢,这样倒是剩了我不少的力气,”他暗自想到,

吼,

噗,

下方,随着那两头焰甲兽最后的左右夹击,陷入包夹的焰甲兽终是抵不过那冷血的攻势,仰头喷出一大口惨绿色的血液后,轰然倒地,随即眼中的那抹神智,也是逐渐溃散开去,

显然在他们三头灵兽中,它的实力最强,否则也不会在受伤状态下还和后者颤抖如此之久,但也正是缘由它的实力,才会惹下如今的杀身之祸,

“咔咔,这个家伙死了,现在熔岩灵涎就是咱哥两的了,”

右边那头焰甲兽极为人性化的抹了抹嘴角边溢出的血渍,偏头沉声道,只是它却沒有发现,就在它话音刚落之时,后者的眼中却又是陡然闪过一抹寒光,

湘阴县人民医院
安塞区人民医院
湖南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江门治疗睾丸炎费用
威海治疗盆腔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