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劫修冷第24章诗性大发

发布时间:2020-01-23 03:50:20

劫修冷 第24章 诗性大发

其实林燕非的租房很简陋,两人很快就翻了一遍,也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就在这时,屋外响起了脚步声,已经有人进了庭院,站在屋门口了。

两人一阵惊慌,要跳窗出去已来不及了,杨翠羽握着满是汗的手心说道:“涵雪,怎么办,要是被他们撞见我俩,那该怎么说?毕竟这屋里是死了人的。”

“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最好不让他们知道我俩在这,不然会很麻烦。”

“难道要我俩钻床底?”杨翠羽瞧着床底一片漆黑,身子哆嗦了一下。

林涵雪却双眼一亮道:“好,就钻床底,好过被他们捉住。”

杨翠羽第一个钻进床底就碰到一件东西,用手一摸,心中一喜,竟是纪寞的书包,心里的那一丝害怕也都丢到爪哇国去了,只要是纪寞的东西,捉在手里都会让人心里温暖。

因是大白天,床下不是完全黑暗,还可以看见东西,杨翠羽迫不及待地打开书包,就见到了“判官”的面具,心里相当的震惊,急忙将书包推到最里面,这面具万万不能被人发现,还有那些纪寞打制成手链的碎石,更是不能让人见到。

“哐当……”

已经有人在砸门锁了,林涵雪也急忙钻进床底,但双脚还没缩进去,门已被打开,有人吼道:“是谁,快出来。”

林涵雪和杨翠羽两人暗暗叫苦,林涵雪朝杨翠羽眨眼,要她在床底呆着,然后迅速地摘下张翠羽手上戴着的一条石珠链,这是纪寞用“空灵石”打造的手链,原本是要送给林涵雪和张翠羽一人一条的,林涵雪因生纪寞的气而没有接受,张翠羽却视如珍宝,一直戴在手上。

不管来的是什么人,她都得以找手链为由钻床底,不然,他们会继续搜床底,那么张翠羽也就会被他们发现。

林涵雪退出了床底,一只大手就朝他捉来,但那人一触碰到林涵雪的手腕,林涵雪的手心里泛起一阵金黄色的微光,透出手指,那人就直接被震开了,重重地摔在地上,立马爬起,脸上很是挂不住,吼道:“小姑娘,你挺辣的嘛。”

这“空灵石”制作的手链,纪寞加入了自己的真气在里面,只因当时是练气一层,虽形成了保护层,但威力并不大,刚才那人只是被震飞而已,如果是现在的练气三层,那效果就不一样了,提升了十倍功力还不止,那人不死也得重伤。

进来的正是张花魁和他的两个打手。张花魁见到林涵雪的拳头紧握,刚才好像也没见她出手,他的人就被震得摔倒在地,很是惊讶,就喊道:“你是什么人?”

林涵雪自己也被吓懵了,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了。

骨狗站在张花魁身边说道:“她就是林涵雪,少爷念念不忘的人。”

张花魁没有细看林涵雪,转过脸说道:“你来这里干什么?为什么要钻床底?快说。”

林涵雪心里害怕,心思翻转,她一手握不过石手链,还有几颗漏在手掌外,就缓缓地松开手掌道:“我是过来找回我的手链的。”

“你的手链怎么会在这,你又怎么知道你的手链在床底?你跟纪寞是什么关系?”张花魁的语气透着一种令人窒息的威严。

“因为,纪寞是我的男朋友,我爱他。但他自从被赶出纪家后,对我变得很冷漠,还听说他住到林燕非的租房里去了,于是我匆匆赶了过来,我要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但他和那个什么吧台小姐并不在家里,所以我只好翻窗进来,但当我进来的时候,我脚下就将一个东西踢进了床底,我感觉这东西很熟悉,就钻床底找出来,没想到这是我送给他的手链,这原本就是我的东西,所以,你们休想抢走。”

林涵雪半真半假地编造一个理由,但说着说着想起了跟纪寞在一起的往事,眼泪就禁不住的流,哭泣着喊道:“我为什么要向你汇报,你们又是谁,你们进来又是为了什么?”

骨狗说道:“张老板,纪寞之前的确是她的男朋友,我之前跟您说过的。”

“这么说,你现在还爱着纪寞?”张花魁冷眼盯着林涵雪道:“但是他杀了他的姘妇林燕非,你难道不知道?”

“什么?纪寞杀人啦?”林涵雪脸色一阵苍白,她的表演的确一流,突然惊叫起来:“莫非那林燕非死了?”

“的确死了,就是被纪寞杀死在这屋子里,就在这张床上。”

“啊……”林涵雪假装被吓着,双手捂住了脸惊悸地喊道:“不可能,纪寞被赶出纪家之前虽说一副纨绔形象,但是说他会杀人,我绝对不相信。”

“我只奇怪,刚才你为什么能一拳震飞我的人?”张花魁突然问道。

“我也不知道。”林涵雪这才看见手心里的石手链,已是黯淡无光,好像没有刚才见到的那么润泽了,自己也想不通是什么原因。

当时纪寞给石手链注入的灵气很浅,只能将对手链主人不利的人震飞了,而且只能用一次。

张花魁突然一步靠近林涵雪,一把捉起她的手,夺下她手中的手链,见那石手链一副死灰的模样,没什么特别就丢了,然后狠狠地盯着她吼道:“快说,纪寞在哪里?”

“呜呜呜……”林涵雪手被捉,痛得大哭起来,梨花带雨道:“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来找他的。纪寞,你好狠心啊……”

张花魁一怔,仔细瞧着林涵雪,双眼不由一亮,见她唇红齿白,肌肉丰满,骨骼纤细,脖颈纤秀,虽穿着宽松的校服,但饱满之处饱满,纤细之处纤细,而且,她哭得嘤嘤咛咛,十分动人,眼泪像清晨的露珠,心里不由一动,突然诗性大发,不禁叹道:“梨涡盛雨,美人如玉。这林涵雪还真是美透了,怪不得我儿子会爱上她。”

张花魁一见林涵雪的确美貌,立马改变了主意,心想儿子都死了,结阴亲也不能给张家传宗接代,干脆自己享用,或可让她为自己生个一儿半女,算是老来得子也行。

“带走她。”

骨狗一听,立马就来捉林涵雪。林涵雪拼命反抗,骨狗朝她的脖颈就是一掌,林涵雪立马就晕了过去。

躲在床底下的杨翠羽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出声,她知道就算自己出来,也会被他们一起捉走,所以,她只有强忍住恐惧,躲过这一劫,才能报警救林涵雪出来。

长春哪个医院治疗银屑病正规
阜阳市第七人民医院
江西最好的白癜风专科医院
六盘水癫痫医院年排名
广州能治牛皮癣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