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炎之帝尊 第四十六章,震慑

发布时间:2019-09-25 19:17:17

炎之帝尊 第四十六章,震慑

第四十六章,震慑

从拐角,转了出来,让夜风,瞬间愣神了起来,只因,眼前出现的一幕!

数千米长的街道中心,有着一座酒楼,在酒楼的二楼阳台上,一位脸色虚白的猥琐少年,正左拥右抱的,抚摸着,两个胭脂水粉极浓的青楼女子!

在少年抚摸间,那两位青楼女子,口中发出声声,**之语!

这样**的话语,让站在少年身后的几位武者,脸色都有瞬间的潮红!

那少年,听到这样的**,抚摸的手,更加卖力,嘴中的舌头,已伸出,舔了舔唇边!

舒服的表情,连带着他的眼睛,也在四处乱瞧,他想看看,有多少人,会在他,手中女子的**下失神!

不过,当他的目光,看到下方,酒楼面前,那横惯在街道中心的巨大擂台时,脸上的舒服表情,瞬间变为阴沉!

“夜风,这是我为你准备的擂台,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快点出现在我的视线吧!”

对于酒楼二楼的情景,夜风他只是一瞟,并没有过多留意,此时,他正颇为无语的,观察着那擂台!

这擂台有着方圆十数米大,其上各种刑具,五花八门!

在擂台两边,有着两条横幅,左边的一幅,写着,{天下读书之人皆废物},右边的一幅,写着,{天将葛明替天行道}!

这两幅字幅,让夜风,额然了好久,这样的语句,也只有,那位,常年被酒色掏空的葛明,才能想的出!

不过,同时,夜风对‘冤家路窄’这个词,也领悟了彻底!

在擂台的下方,站着许多葛家的武者,这些人的实力,普遍在黄级真武者之间!

眼前的一幕,让夜风有点迟疑,他现在,着急的,是赶快回到家族,根本不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所以,在夜风心里,这样打定注意后,他旋及,转过身子,就要换一条街道,向家里赶去!

不过,还未等他,迈步前走,那些跟随而来的武者,也轰然来临,堵住了夜风的去路!

这些,突然来临的武者,让夜风脸色,有点不喜,暗道:“这些人,可真的是,吃饱了撑的。”

同时,也在感叹葛明的运气,可真好,居然又要遇见了,他这个,让他不断变猪头的夜风!

恐怕,今天得在此地,那葛明将会,再被夜风完虐!

此地,突然,出现的大量武者,顿时,引起了擂台前方,那些葛家武者的注意!

“哨……”

这些武者目光投来,当发现,夜风的装扮时,顿时,气势汹汹的向夜风跑去,在他们奔跑间,一阵刺耳的口哨声,响彻此地!

这项动作,他们做的,熟练无比,无丝毫,拖泥带水,显然,他们不止一次的,这样做过!

在此地,口哨响起的刹那,远在百米之外的另一座酒楼的包厢!

一位小眼睛,尖眉毛,面相有点狡猾的少年,顿时,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站起身来,走到包厢窗口,目光远眺,直射擂台的方向,呢喃道!

“这葛明,怎会如此好运,竟又给他,遇到了一位书生少年!”

话落,少年的身形,便从窗户,跃下,向擂台的方向走去!

那二楼,左拥右抱的少年,听到哨声,精神一震,眼睛中,充满变态般的兴奋之色!

他的心里,暗自道:“又有人,送来给我虐了!

这位少年,便是几个月前,变身之后,还被夜风完虐,昏迷的葛明!

自从他一个月前,醒来,便想起了,那天与夜风一战惨败的一幕!

这一幕,让他心里也发生了扭曲,只要是个少年,身穿书生长衫,在他眼前出现,他便狠辣的废了对方!

之所以,有这种嗜好,是因为,那个让他,丢脸殆尽的夜风,就是这般,书生长衫!

葛明,眼睛中的兴奋,逐渐窜出,布满他那张,猥琐至极的脸庞,显得格外,具有奇特,世间少有!

当脸上的兴奋,逐渐布满之后,葛明在左右两边,小姐的怨中,将她们推开!

站起身来,走到阳台边缘,望下,葛家武者奔跑的方向尽头,那个背对着他,书生装扮的少年!

匆匆数息,那些葛家的武者,已经团团将夜风包围了起来!

“这位公子

炎之帝尊  第四十六章,震慑

,我家少主,想与在下,上擂台,一决高下!”

那些包围着,夜风的葛家武者,其中一位领头模样的中年,出声说道!

此话,让那些,跟随而来的武者,脸上的幸灾乐祸,更加浓郁,窃窃私语,小声涤荡而开!

“好戏要开始了……”

“你们猜,这书生少年,等下会被,葛明折磨成啥样!”

“想那么多干嘛,静静的,等着看戏,一切不就,都知道了!”

身为我们的主人公,他在听到葛家武者的话语时,嘴角有着一抹怪异,一派儒雅的气息,微笑道!

“你们确定,要让小生上擂台!”

夜风文邹邹的话语,让那葛家领头模样的中年,有个瞬间的愣神,不过,随后,便是异样的,哈哈大笑!

“当然,还请这位公子可以赏个颜面!”

这人话语,表面虽是客气,但内心,却是鄙夷不屑,他之所以,这样说,完全是,最高境界的,打击对方罢了!

“要知道小生我,一旦出手,不见血,是不会停手的!”

夜风还用书生的语气,这样说着,不过,这次的话语,里面掺杂了一点寒意!

“哗啦……”

夜风的这句话,让这四周的武者,一阵冷朝热讽!

“这丫的,还真,当他是蒙面书生了,居然,连口气,也学的这么像!”

“他可能不知道,接下来,会遭遇到什么打击!”

“是啊,要知道,那葛明,已经是玄级真武者巅峰了,而他,连个真气波动都没有,恐怕连黄阶都不到的实力,还敢这样不知死活!”

因夜风体内,隐藏着血月龙皇丹,所以,真丹境以下的武者,根本发现不了,夜风的,真正实力!

周围的嘲讽之语,夜风,仿若未闻,但,他的眸海深处,一道玩味的笑意,却一闪而没!

望着那同样,在他先前的话语中,有点愣神的,葛家武者,调侃的笑道!

“据我所知,你家少主的实力,很垃圾的,在我眼里完全不够看啊!”

“我要是上擂台,你们可,后果自负啊!”

夜风再次的,不安常理的话语,在此地,凭空激起了浪涛!

那周围的武者,这一瞬间,都对夜风升起了佩服之意,这小子,竟把那神秘的蒙面书生,模仿的,如此惟妙惟肖!

特别是那句“完全不够看啊!”竟和云雾峰山巅,那神秘书生,对已经死去的王常,说的语气,一般无二!

同时,他们也对夜风的不知死活,认识的彻彻底底!

“这位公子,说话是不是太过狂妄,我家少主,也是你,这平贱书生,所能评头论足的!”

“小心祸从口出,连累了家人!”

那领头模样的中年,在夜风话语,落下的刹那,脸色瞬息间,变得阴沉,全身真气翻滚,充满杀意的说道!

夜风这样高姿态的嚣张,这中年完全不去考虑,平时作威作福,已经习惯了的他,如今已经将太多的人,不放在眼里。

更何况,像夜风这样,连个真气波动都没有的穷酸书生,一看,就没有什么背景!

这葛家武者的话语刚落,夜风那调侃的面色,陡然变的阴沉,

只因对方,说到了,他的家人,在夜风心里,最不可冒犯的,就是他的家人!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这就是夜风的性格,所以此时的他,毫不迟疑的,充满杀意的道!

“你这小吓米,算什么东西,也敢威胁我!”

说话间,夜风脚步一蹬,整个人快步出击,手掌高高举起!

一把掌,携带着千斤之力,扇在了中年人的脸上!

“彭!”

响亮的脆耳声,震颤人,心神的,霎时炸起!

巴掌扇过,那中年人,因措手不及,竟被扇飞了出去!

不过,夜风,并没有让他就这样飞走,而是,另一只手,快速出击,拽住对方的头发,猛的一甩,向地面砸去!

“轰!”

那中年人,与地面来了一个,最为亲密的接除,好似,太久没有亲密,他这次在夜风的帮助下,直接,用生命的血,染红了大地,来昭示着,他的诚心!

“拍拍……”

瞧着,被他轻松摔死的中年人,夜风拍拍手掌,鄙夷不屑的道:

“我的家人,也是你这小人,所能染指的,今天莫说是你,就算是你家少主,这样说,我也照样摔死!”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也就几息时间!

在这,丁点的时间段,夜风的强悍姿势,让这四周的众武者,都处于楞神中!

一直到夜风,拍掌以及话落的时候,才猛的惊醒,望向夜风的眼神,都有点恐惧!

他们骇然的是,夜风居然,只用肉体,就把一位黄阶巅峰的武者,两下打死!

说道这里,夜风眼神,透露一股摄人心魄的精神力,望了眼,挡在他去路上的,其他葛家武者,霸气侧漏的咆哮道!

“你们,给我滚开!”

这些葛家武者,被夜风精神力的震慑,还有那咆哮的话语,吓得他们,脚步连连后退,向两旁散去,有的脚步不稳,竟大小便失尽的,栽倒在地!

这些葛家武者的退后,那先前,跟随夜风而来的武者,同样的,也被吓的连连后退!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医保医院吗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如何乘车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来院路线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能不能用医保卡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费用高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