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麒麟之王 第六十四章 风火兄弟及风老子的怪招 1

发布时间:2019-12-04 13:55:41

麒麟之王 第六十四章 风火兄弟及风老子的怪招 1

1

府堂之上,一个七尺魁梧的中年人,双脚搁在案台上,一双牛皮大靴把案台压弯了,他穿着于一身闪亮的银甲,白皙的皮肤如雪,闪闪而熠,和其银甲相得益彰;再看其一张钢铁一般的脸,三角眼,鹰鼻,长髯,给人一种冷漠傲气十足而脾气暴躁的感觉。他就是邪魔域的天魔猛将军,人称“雪骨鬼”的薛*刀。

在他的左边站着一个人,魔物人,脖子上放着一个大青花瓷瓶,花瓶上除了精致的花纹之外,还淡墨“画”上了一滑稽的嘴脸——这花瓶其实是一颗脑袋。这个脑袋上平时很少插花,特别是在外面风吹雨淋,很少能成活,但今天却插上了一些兰花和菊花,大概是因为在室内的缘故。除了头部之外,其他部位和人类基本相同,其实是被衣服所掩盖了,也就不必叙述。它是薛*刀的副将,叫花平平,绰号是“花瓶子”。

原本在间距的右边,还应该有一个人呢的,一个魔兽人,只不过在被派遣捕捉逃犯时,不幸殉职,它是魔犀人,叫铁直冲。

而在案台下面,大堂的中央,跪着一个人长得鼠头猴脸的,一看就知是在官场驰骋多年的人,懂得如何使得一些xiǎo手段,使其鞥升官发财包二奶,使上头欢心下头惊心百姓伤心,它是通魔镇的知府。

“我叫你办的事,办得怎样?”薛*刀对着他漂亮的靴子道。

知府眼睛都不敢向上抬,诚惶诚恐道:“报告将军一切皆顺利完成。”

“説来听听。”

“据细作探报,晃下巴、独耳龙等逃犯越狱并劫法场之后,都躲到了潇洒林养伤去了。。。。。。

。。”

“很好。”薛*刀扶着虬髯,眼里透着闪光,“看我怎样把这鸟林化为灰烬的。。。。。。。”

知府稍微抬起眼皮,看了一眼,立马又低了下来,道:“将军是要亲征么?”

薛*刀一脚踢碎案台,暴跳起来,吼道:“屁话,我心爱的副将死在他们手上,我能不亲自出马么?”

捉拿逃犯,本不关他鸟事,但铁直冲之死让他理所当然地担当了这个职责,因为死者曾于战场上救过他一命,而且是他的得力助手,况且捉拿逃犯总比带兵打仗容易和有趣的多。

知府被他这样一喝,吓破了胆,连连磕头,道:“将军英明神武,必定一脚踏平潇洒林,凯旋归来的!”

“我什么时候吃过败仗?!!!”薛*刀自我陶醉了起来,“谁有能力让我吃败仗?!”説着哈哈大笑了起来,几乎把屋檐都震翻了。

你这厚脸皮的,知府心里骂道,前阵子吃了败仗,才逃到通魔镇的,还厚无颜耻自吹自擂!

潇洒林可是一个卧虎藏龙之地,知府暗想,其中树人、花人等奇异植物人、人和兽人、魔兽人甚多,高手如林,很多世外人都喜欢隐居这里,想拿下此林,谈何容易!

正在思量间,薛*刀已走到了他的眼前,瞪着眼睛道:“我叫你请的人,来了没有?”

知府拱手道:“就在在门外等候呢。”

“叫他们进来。”

“是。”

“传风火兄弟——”随着唱官的“京剧”一般的歌喉,俩少年疾风而来,在堂下下跪:“参见将军!”

此兄弟二人,黄种人,十九岁,孪生兄弟,英俊非凡,气宇轩昂,一看就知道绝非凡人!两人容颜如一,但却很容易辨认,很大差异:哥哥,烈枫,黑色短发,如风之稻草,乱糟糟,其半敞的胸膛上雕满了纹身,不是兽形,而是衣服意境身高的山水画,虽然只是露山的一角,却课件其怀甚广,可容天下!弟弟,烈焱,确实金色的长发,眉毛和胡子,鼻梁上还有一细长的刀疤;其穿着一件马褂,只有一处有纹身,金色的纹身,刻在左二肱肌上,是一团烈火。

“好,俊俏的英雄少年!”连薛*刀也忍不住为他们拍手叫好,转而笑道,“两位快快请起!”

“是!”

“我还没来通魔镇的时候,”薛*刀笑道,“就听説此镇有一少年兄弟,身怀绝技,有‘火烧千里营,风吹万骨灰’的本事,不止两位可否听説过?”

两少年沉默了一会儿,猜不透他的用意,而烈焱拱手道:“此二句,説的正是我兄弟两!”

“哦?”薛*刀明知故问道,和刚才之欢颜有不同了,“但我看不出来。。。。。。。”

“有眼无珠的人,当然看不出来!”烈焱双手交叉放于胸前,不快道。

“大胆,竟敢在将军面前撒野!”花平平高声喝道(听起来还有diǎn娘娘腔的),“来人,把他们拉出去砍了!”

薛*刀伸了伸手,示意他的副将安静,转而怪笑对着烈焱。

而烈枫则向他弟弟使了个眼色,示意其不要乱説话。

薛*刀不但发现他们外貌上的差异,性格上的差异更巨大:哥哥沉默寡言,冷静,谨慎,温文尔雅,城府有diǎn深度;弟弟生性冲动,脾气暴躁,口无遮拦。他越看越觉得有趣了,特别是看着烈焱的时候,简直笑笑欲露了,这让后这十分的不自在。

烈枫赶紧躬身道:“兄弟之言,多多得罪,望请见谅!”

薛*刀道:“无碍,年轻人嘛~~~”

烈枫拱手道:“既然我兄弟无甚本事,那就此先行告退了。”

薛*刀摇了摇头,摇头的意思就是不可以。

烈焱怒道:“那你想怎样?”

他有摇了摇头,摇头的意思就是不怎么样。

然后他大笑起来,拍着他们的肩膀道:“放你们走,我才有眼无珠呢!”

他又解释道:“刚才是逗着你们玩的,你们有本事,我当然看得出来!”

烈焱在冷笑,仿佛觉得这句话也是“玩笑”似的。

烈枫道:“不知将军请我们到府上,意欲如何呢?

薛*刀笑道:“当然是看你们的本事了——我虽然看得出你们有本事,但不知道你们的本事有多大!”

“大得你惊出一身冷汗!”烈焱冷冷道。

“好,好狂妄的xiǎo子!”薛*刀笑道,“不过,我喜欢!”

烈焱好像还有diǎn不爽,道:“有本事的人,人人都喜欢!”

“那就展示一下你的本领吧!”

“在此?”

“在此。”

“在此不行。”

“为什么?”

“我怕赔不起一座府衙呀!”

这是一个训练场,是衙兵日常训练锻炼的地方。除此之外,还是囤积草料的地方,因为隔壁就是马厩,当然这里还可以练一练马术。是吧堆草料靠在围墙边,将训练场围了一圈。

当他们来到训练场的时候,训练的士兵正围着一口老井喝水,聊天,见领导来了便肥喏了一下,想在其面前耍几把,但被知府示意退到了一边。

凶死俩走进训练场,而其他的人则在屋檐下。

烈焱抬起了左手,一只普通的手,就在一眨眼间,忽然多了一团烈焰,越来越大,就像一朵夕阳晚霞一样,在他的手掌上,舌火舞动,熊熊而起,然后他随意一劈,那图案火焰飞出,掠过训练场一圈,再回到他手上——这只是几秒钟的时间!然后,火光通天,那是把堆草料全烧了起来!!!

而烈枫随即也出手了——他的手掌上也多了一样东西,一件看不到,但却能感受得到的东西——风,这团龙卷风在他手上,周围飞扬的尘土被吸了进去(风也就能看见了),越来越大了,他们能感受得到,开始时,只是衣袂乱摆,现在却连脚跟都站不住了,双脚已陷入了地下几分,内力差一diǎn的人则要抱着柱子了!他只是轻轻一拔,暴风卷了出去,掠过那口井,将水卷了出来,冲天而起,然后喷射而出,水diǎn“哗啦啦”的落了下来,如雨,将起火的草料浇灭了,而且在灿烂的天空里,一条彩虹隐现,甚是夺目漂亮!

“火烧千里营,风吹万骨灰”薛*刀拍着手掌高喝道,“好,好,好!”

这没有“千里营”,也没有“万骨灰”,但绝对没有人怀疑这句话,更没有怀疑他们!

其他惊呆的人此刻反应过来,拍着手掌喝彩。

薛*刀还在拍,拍着他们兄弟的肩膀:“你们到我帐下帮忙,好不好?”

风火兄弟连忙跪于地拜道:“多谢将军!”

薛*刀对知府道:“赐他们宝石千两(宝石为这里的货币)、缎帛千匹,美女四匹!”

知府搔着脑袋笑道:“美女怎么变成‘匹’的么?”

这可把大家逗笑了,想笑又不敢笑。

薛*刀解释道:“现在的女人,都是*买卖,和布匹都一个样,不用‘匹’用什么?”

他大笑起来,其他人也大笑起来。

风火兄弟便再三拜谢。

这里要説的是,风火兄弟。

他们都是异能者,变种人,有特异功能;哥哥烈枫,是风能力者,也就是“风人”,能生风几驾驽;弟弟烈焰,是火能力者,火人有生火及驾驽火的本领。

风火兄弟在通魔镇,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名声在邪魔域也是少有名气饿。这少年兄弟虽未做出甚惊天伟业来,但人们相信那只是时间问题,因为他们拥有这可怕的力量!

再説薛*刀。

堂堂一个邪魔域的天魔猛将军,不去带兵打仗跑到这龙蛇混杂的通魔镇来干什么呢?

两个字:逃亡。

大家都知道,邪魔域和圣灵源地热战中——这两个魔界最强的国力的较量,已经把很多xiǎo国牵扯其中,虽然表面上是两大大势力的对决,暗地里是多个势力的勾心斗角。许多xiǎo国也有自己的如意算盘,联盟、敌对或者隔岸观火,他们的时刻都考虑着,可以説,这战争不是来南国的战争,而是魔界大战!

而薛*刀最近吃了一场败仗,几乎全军覆没——据説是败给一个叫破沙魂的将军——于是丢下残兵,带着两个副将逃回邪魔域,躲到了这个偏僻而多事的xiǎo镇,看能不能想出一个向朝廷交差的借口。

这就和十年之前,当今邪魔帝在平定西部“魔天狂郎”赤狂饿势力时兵败的情形如出一辙,那时他只不过是一个xiǎoxiǎo的将军而已。

胜败乃兵家常事,薛*刀想,连邪魔帝都会犯这样的错,他应该不会几脚那么多吧!

薛*刀应该觉得这理由不行,他了解夜天牙是怎样的一种人——除非他已经没人可用了,否则就算你犯一diǎndiǎn的错,他稍不高兴,照样会掉脑袋的!

于是,他一直躲在通魔镇里想办法,办法没想出来,却发生了一大堆的麻烦——通魔镇越狱事件、劫法场事件。。。。。。最重要的还是他的副将死了!

他也就丢下朝廷的事于一边,先把这口气出了再算!

现在,他有三个好消息:第一,是知道了那帮逃犯的下落;第二,是得到了风火兄弟‘第三是他参拜的不对已经回到了通魔镇,还有三万之多呢!

十二万兵现在还剩三万,而且兵败的一塌糊涂,邪魔帝知道了不杀了他的脑袋才怪呢!

上报朝廷是万万不可的,向朝廷要兵也是不可行的,唯有再与破沙魂一战,那才是其救赎之路!

但在这之前,他要出了副将之死这口恶气,其他事先丢到一边!

于是,他带着三万之师,连同通魔镇的几千兵马,浩浩荡荡朝潇洒林进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