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阿Q新事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1:16

阿Q晚上回到土谷祠里,没吃饭就躺下了,但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白天,他在酒店里听人说王胡准备买煤矿,还听说买了煤矿连赵太爷也不敢小觑他了。阿Q当时听了就压不住心头那股火,头上的癞疮疤都涨红了。

“买煤矿?”他自言自语。

“妈妈的,王胡那虫豸都要买煤矿,我为何不能?”阿Q心里嘀咕着。

“王胡是什么东西,给我当孙子都不够格,还配当煤老板?”阿Q恨恨地闭了眼,翻了个身。

然而,依然睡不着,然而,依然恼怒,“呸——”一口痰出去,他的怒气才随着地上起来的一缕灰尘飘散了一些。

突然他又翻将起来,左手摸摸头上的癞疮疤,心里琢磨着:听说当了煤老板,就有人抬举了,钱呢,数不清,大抵……呃……很有可能还会给个“什么什么先进”、“什么什么代表”当当。那时侯,女人们就会围着我转,吴妈换上过年才穿的碎花半长衫也挨挤过来,哼,我第一脚就把她踹开,她哭,哼哼,哭去吧:“系鞋带都不用你,也不低头看看那双黑手!”听说,赵太爷要新纳一个小,我就选她了,小丫头,细皮嫩肉的,看着多养眼。嗯,她做正房,我再纳上三个妾,不行,六七个吧,还是少了,十六个,顶吉利的数字。也他妈的风光风光。对了,我还要在城里买上那种红顶大玻璃的房子,叫什么别墅的,当然那里也要安顿女人,我什么时候去了都像个家的样子。叫那些把长凳叫条凳,吃大头鱼放葱丝的城里人知道知道我阿Q是何许人也。这样,我阿Q既是有名有望的人了,呃……当然得干干有名望的事情,我出些钱把土谷祠翻修了,未庄的老老少少还不感激死我,只差给我下跪;我再供邹七嫂的女子也进城上什么洋学堂,也许学些没用的玩意儿,可顶新鲜的,指定能叫我阿Q的大名大扬。自此,七嫂见了我就喊爷爷,这有点显老的意思,不过也应了吧,微哈着点一下子头,这是人家的尊敬的意思么……我这么多的女人,每人给我生一个儿子,我就有十几个儿子了,看我阿家的香火!赵太爷不让我跟着他姓,我就姓阿,不稀罕!他跪着求我要姓阿,我美美地啐他一口。我的这些儿子们,要坐什么大船去那个,那个……对,就是那“假洋鬼子”去的什么东洋的学什么“鹰”语。妈妈的,“鹰语”是什么鸟语。我阿Q英雄一世,却偏偏只懂得一个“鹰语”Q。噢,“假洋鬼子”去东洋,我的儿子们就去西洋。我可不能像钱太爷那样糊涂,走之前一定安顿好不能丢了辫子,回来一定要做官的。否则,流的什么洋念的什么书。否则,别怪我这个老板爹不认他们。儿子们就这样了。我,我还要买那种四个轮子的什么马,一眨眼工夫把整个未庄转一周。闲暇了,我还去赌博,输了,咱有的是钱,赢了,上酒馆喝酒,请上大伙。小尼姑倘再路过,灌她几口酒,再给她嘴里塞几块肉,让她出来勾引人,让她回去跟小和尚鬼混……

“呵呵——呵——”阿Q不禁笑出声来。

“煤——老——板?”阿Q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倏地坐将起来,“霉老板”这字眼多不吉利。都“霉”了还什么“老板”?

“不当,不当!”阿Q将脑袋摇了摇,拍了拍,又拍了拍,还是“不当,不当,不……”

妈妈的,那王胡当了老板怎么办?那样小D势必给他当短工……阿Q又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

我祖上比他阔多了。小D那样的又瘦又乏的短工根本就看不上。再说,王胡就是当了老板也还是满脸胡子,算得什么好老板……

“哈哈……这不就结了么。”说完,阿Q又唱了一遍《小孤孀上坟》就蒙着头睡去了。

共 1 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虽是新传,却溢老味,阿Q的形象、语言、思维,如出一辙,阿Q精神愈加浓烈,口无遮拦,敢想敢侃敢忽悠,然又喊出平民心声,滑稽而不讨厌,狂妄而不诈奸,这个人物塑造的恰到好处。 推荐佳作共赏之。 【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5-05-05 09:06:1 微型小说栏欢迎您,问好握手了,期盼您的新作!

济源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泰安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包头治疗牛皮癣费用
济源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泰安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