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 第九十一章 邪鳞的悬赏

发布时间:2019-09-25 20:19:16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 第九十一章 邪鳞的悬赏

“可以尝试让机械境的兵力和恶水之瀑亚杜尼斯冲突,提前消耗黑龙的部署……”

列萨托斯打断母龙的臆想,“你听不明白吗?他们是魔塚,近似于构装心智,‘人情’‘故旧’这一类的东西不存在于他们的思维回路。”

埃西铎娜不放弃,“那就诱导,亚杜尼斯和史拉蟾色彩领主纠缠,把魔塚引过去。”

列萨托斯说上下看了她一遍:“你不会想体验全宇宙最官僚的程序化主义,拖沓冗长足够你发疯。”

“……这样啊。”

看着埃西铎娜一副不甘心的模样,列萨托斯发觉女族长骨子里是家庭主妇的特质,看到些什么,不利用起来就觉得是罪过。魔塚不说,金龙本身加入这个计划也是临时起意的。操持一族,这种品质可以说随机应变,可如果范围再扩大,三心二意的结果就是变数丛生。

这种性格,真的可以成为恶龙之神?

魔塚继续行进,两头龙也只是看客。随后几十只狱火龙精英赶到,被这景象吓了一跳。埃西铎娜呵斥着他们,整理旅行的物资,稍有懈怠就是冰冷的斥骂,一改之前从容作态。金龙猜想他们头一次看到如此磅礴的军势,信心顿时就不足了,做事自然紧张起来。

“出发的匆忙,你还没告诉我恶水之瀑亚杜尼斯为什么会在混沌海,要是他身上没有……”

埃西铎娜止住金龙发问,回首威严扫视,支着耳朵的狱火龙们低下头继续做事。

她拉着他回到海面以上,布下防侦测探听的法术,路过的魔塚只当他们是景物,默默绕开。

列萨托斯讥讽的说:“如果我没理解错,这些被你精挑细选的精英,不知道神格碎片的事?”

“没错,到现在为止我只告诉过你,其他龙不清楚我为什么要针对亚杜尼斯。”

“我该感到荣幸,还是替你悲哀?身为一族之长,没有一个可以分享秘密的同伴。”

“分享?狱火龙又不是软弱的善龙,这里只有霸权!”

“你们这些家伙总也分不清善良和软弱的区别……算了,我又不是来布道的,那头黑龙为什么在混沌海。”

埃西铎娜也不愿意争执,直接说道:“史拉蟾色彩领主瑞因布,你了解多少。”

“听说过一些传闻。”

诸界刚刚成形的时候,混沌海互相吞噬纠缠的能量中诞生出最原始的混沌生物,一颗如同金色变形虫的怪异存在——疯狂女士,她也是史拉蟾的源头。

这之后很久,史拉蟾中产生了第二位大能,熵力领主。他是实际上的混沌海掌权者,规定了史拉蟾的位阶和部落制度,创造了产卵石,史拉蟾这个种族才被宇宙所熟知。

在被熵力领主统辖的次级领主中,色彩领主瑞因布显得特立独行。他既不在乎其他领主侵占地盘,也不热衷招募手下,唯一的爱好就是散播绚烂的色彩艺术。瑞因布被混沌赐予色彩的力量,只要被他他接触过东西或生物,就能按照其心意改变颜色——永久性的。他非常恶劣地使用着自己的能力,经常会在主位面漫游,调皮地改变着一切固定的色彩,尽兴地破坏着其他生物的生活。被变成白的黑暗精灵和被变花的矮人经常会因为他这样的行为而死去。

“比起其他史拉蟾领主,瑞因布算是‘和蔼可亲’了。没谁会因为自家后院变成调色盘和他过不去,除了那一位——五彩龙后提亚玛特。”

“啊。”列萨托斯一拍爪子,“我想起来了。天堂山有流传过一段笑话,某个史拉蟾抓了一批彩色龙,然后乱染色,龙后震怒对这个史拉蟾悬赏买命。”

埃西铎娜耸耸翅膀,“就是这么回事,太古黑龙亚杜尼斯是提亚玛特的配偶之一,受命追杀色彩领主。他捣毁了瑞因布在辐射位面的宫殿,一路追至混沌海老巢。六十年前,亚杜尼斯为了破解史拉蟾的混沌护壁,向外招募人手,他获得神格碎片的消息也流传出来,我就开始准备了。”

“原来如此。”

魔塚大军用特别的秩序法阵开路,所经之处,狂啸的海水平静无波,暴*的天气也消弭一空,埃西铎娜决定跟着魔塚走一段,节省体力。足足两天时间,魔塚大军才完全进入。金龙法师,狱火龙族长和十二条狱火龙启程。

盯着波澜微启的海面,十四头龙在无风的环境飞行。

“真是好运,像是郊游一样。”几只狱火咯交头接耳。

“也没有其他生物出没,都被金属架子们扫平了吧。”

体力消耗差不多了,狱火龙用事先准备好的,打开微型位面进去休息。如此三天之后,他们的路径和魔塚岔开。

“魔塚朝着熵力领主去了,而色彩领主的地盘在另一边,前面的路就不好飞了。”

“你们来就是为了这个,集中注意力,做好好有进无出的心理准备。”列萨托斯的话让狱火龙惴惴不安。

真正的混沌海展示出她最残酷、善变的一面,前一秒风平浪静,后一秒狂风巨浪,比城墙还高的浪头呼啸而来,巨龙们垂直爬升让过浪尖,头顶却炸雷连响,下起了冰雹,砸地他们睁不开眼。风向和海流仿佛最调皮的幼童,改变方向和程度无从预测。

列萨托斯不知道埃西铎娜投入多少本钱,但是最起码卷轴充足。一声令下,每头龙罩上能量防护,抵挡酸雨和霜风。碰到零散史拉蟾或不死生物,丢下常驻幻影和次元锚就走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  第九十一章 邪鳞的悬赏

,尽力不纠缠。

而混乱的力量对空间也有影响,传送法术变得不靠谱,豪宅术也不能用了,谁知道一觉醒来会被偏移到什么位置。十二头狱火龙分成四组,轮流输入魔力撑起临时居所,苦苦抵挡狂风巨浪,而埃西铎娜理所当然地安睡之中,列萨托斯也不去操多余的心。

环境时好时坏,整个混沌海的生物仿佛都察觉到魔塚的气息,四处迁移。他们偶尔会看到被废弃的产卵石和吉斯瑟雷禅林,残破的建筑随海浪沉浮,散碎的尸体已成白骨,仿佛行走在末世。

第一次减员出现了,一头雌性狱火龙法师被从天而降的小型陨石砸入海里,断了几根骨头,刚刚挣扎出来。七八条带吸盘的触须窜出水面,扯入深处。

“深潜乌贼!”

三条狱火龙使用水下呼吸卷轴,入海搏斗,救上来已经晚了,乌贼如鹰隼般的巨大硬喙钳断了脊椎。失去呼吸的尸体被抬到眼前,埃西铎娜发出咬牙切齿的低吼,为她合上眼睛。

撑起防护的巨龙不够,只好重新分组,这就加重了负担。

“你的手下快撑不住了。”列萨托斯提醒说。

“如你所说,来了,就做好别回去的准备,睡觉!”埃西铎娜的重重趴下,头颅埋进翅膀,神情却不像声音那么淡定。

进入混沌海的第七天,十一条龙除了列萨托斯和埃西铎娜,都神情萎靡。

列萨托斯先哨兵一步发现了来客:“七点钟方向,有五条龙过来了。”

大家精神一震,这里已经接近混沌海核心区域,很有可能是恶水之瀑的手下。仔细一看不禁失望,来的是一窝混沌龙。虽然长着龙类统一的特征,四肢躯干,翅膀獠牙,但是每一只混沌龙的鳞片和斑纹都天差地别。一家子看着半点不像的龙,也是奇景。

狱火龙们反而跃跃欲试,长期和恶劣环境争斗,积蓄不少负面情绪压力,急需释放。一只只都期待的看着埃西铎娜。

女族长点了点头,“小心他们的吐息。”

十一只狱火龙包围上去,无需指挥,五头冲上去肉搏,剩下的一边给自己同伴施加法术,一边掠阵。相比没有配合的混沌龙,狱火龙保持着压制状态。

典型的巨龙之间战斗,是立体而非平面作战,十头龙上下翻飞捉对厮杀,时而猛冲,时而猝停,翅膀成了比爪牙更重要的武器。激烈血腥的近身战斗中,双方用尾扫和类法术扰乱敌人飞行节奏,扩大优势,等待致命破绽。混沌龙的压力更大,节奏率先紊乱,开始无节制地吐息。

宇宙间任何神祇恶魔,包括混沌龙自己,都不知道他们下一次张嘴能喷出点什么。五头龙,除了两只常见闪电和酸液外,一只喷出石化气体,一只喷出七八只软泥怪,最后一个喷出海量的大粪!

观战的六头狱火龙一拥而上,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把混沌龙一家子撕碎,己方只有轻伤。

“怎么样,不比圣鳞城的巨龙差吧?”埃西铎娜得意洋洋。

“嗯哼。”列萨托斯懒得理她。

第十天,他们来到能量风暴带的外围,从这里进入,面对的就不是恶劣天气,而是更直接更本源的原始能量。埃西铎娜让手下回到据点等待。

“行了,知道你顾忌我的部下憋着疑问,问吧。”

列萨托斯一歪头,“把你的第二个帮手叫出来吧。”

“你怎么断定我还找了其他助力?”埃西铎娜眨眨眼。

“因为你出发得太快,我没出现的话你也打算走这一趟了,当然有其他帮手。能量风暴你我都能过去,但是体力和储备的损失会很严重,如果你说硬闯的话,我现在掉头就走,没把握的战斗我不打。”

“啧啧,和你说话真没趣味。”母龙掏出一个圆环,形态是相互勾连的手臂。

一个怪异的生物响应召唤,出现在他们面前。

“来认识一下,这位是宇宙中唯一的十臂”rs

银川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银川牛皮癣治疗方法
银川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银川治疗牛皮癣费用
银川治疗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